D.L. OND

【目录】by苏纹(随时更新)

苏纹:

同人圈写手,翻唱圈歌手/策划/修音,纸雕圈小透明~


X-men》主要写EC,以及家长们各种带孩子ww


《全职高手》主要写无CP全员向,但所有CP都可能掉落!


《POI疑犯追踪》站RF也站肖根~


偶尔会写些时评与杂文。


谢谢大家的评论和小心心❤


【杂谈】


性别歧视(男女皆有)和抄袭粉的辩护


女友粉(男友粉)的现象到底是否合理呢?


 


【X战警】(无特殊标注均为EC)


同人歌:《世界以痛吻我》6.11


6.11(ABO,强强)《Lure 诱惑》1 2 3 4 


6.10(<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三,悬疑向)《蝴蝶效应》1 


6.6(<游戏时代>主题系列文之一,NPC万xNPC查|全员玩家)《<MUTANTS>玩家系统日志》1 2 3  


5.29(文手段子飞行棋总帖)关键词:1游标卡尺 


5.1(给你一只迷你查,再给你一勺袖珍查~)《Charles,你怎么突然变小了?》3岁查 迷你查 3岁Erik和30岁Erik的争风吃醋日常


4.24(嵌套设定)《Mystery 谜》


4.9(短萌段子)《小天使查把他的爱情弄丢啦》


4.7(原著向)《不期而遇与如期而至》


3.19(君臣AU,治愈向)《comfort》


2.14(<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二)《神秘来客》


1.17(EC养孩子们,甜饼,互换原著与AU世界)《The Admirer's Plan 爱慕者计划》1 2 3 4 5 6 7 支线 8 9 10 11 12 13 完结 


1.10(龙骑士万x查查龙,短萌段子)《他是龙》


1.7(PWP,堵场老板!Erik/牌桌高手!Charles)《局》


1.5(PWP,捆绑+蒙眼+轮椅play,《天启》后续)《Tied up 绑起来!》


1.4(破坏神!Erik/创世神!Charles)《光暗之间》序章


1.2(轮椅视角)《轮椅也是有脾气的》 姐妹篇


12.28(监禁play,《第一战》原著向剧情延伸)《Prisoner 囚徒》 番外 番外2 


12.24(窃取机密,非法监听与挟持,双关暗语,斗智,黑化的Erik但并不渣):完整剧情大纲 片段1:挑逗 片段2:上车


12.23(EC/鲨美,短童话~)《小美人鲨》


12.15(画家!Erik/灵魂!Charles)《看不见的情人》


12.12(吸血鬼!Erik/白魔法师!Charles)《狩猎标记》1 2 3  


12.9(EC带狼队/双蓝,欢脱聊天体)《Raven和Emma建了一个群》  


12.1(双作者|双线并行)《殊途同归》支线A 支线B


11.29(法鲨水仙Dalter,短萌段子)《幼儿园的David小朋友和Walter小朋友》这个该放哪儿呢


11.28(《编号89757》AU)《机器人第零定律》


11.24(大量章前警告!!!)《灰烬年代》 谈谈番外


11.12(读者每章投票决定下章走向,童话世界管理员!Erik/童话精灵!Charles)《偷童话的人》1 2 


11.6(如果《第一战》Erik不是误伤了Charles,而是直接......误杀): 


11.3(<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一,时间旅行者!Erik)《时光爱人》  番外1 番外2


11.2(袖珍版狼父女+小队)《小型Logan/小型Scott/小型Laura养成指南》: 


10.30(袖珍版EC,客官不剁手一套吗?)《小型Erik/小型Charles养成指南》


7.31(EC原著向关系,《天启》结局改编)《寂灭之光》:  1 2 3 番外


 


【全职高手】


群像燃歌:《盛世为冕》


10.30(伞修伞,双重视角|交错并行)《平行线》


8.22(全员向段子)《陈果擦了擦神灯,一阵青烟后,出来一个叶修》 


8.15(账号卡视角)《一叶之秋:叶修是个始乱终弃的家伙》: 完结 


8.13(全息网游|选手NPC化,全员向)《假如他们都是里的NPC》1



老牌大神选手为NPC,部分非神级选手和新人、原网游角色为玩家。


轻松欢脱向,但后期会映射职业选手、人工智能、虚拟与真实的界限等问题。




7.28(西游记AU,全员向欢脱段子)《玉帝叶修陛下,那孙翔拿着金箍棒又打上来了!》   正文


 


【POI疑犯追踪】


11.20(迷你版RF/肖根来一套~)《小型Harold/小型John/小型Sameen/小型Root养成指南》


10.28(RF/肖根):可以当做一篇一发完


8.10(The Machine视角,原著向,未来科幻风)《The Lost Faith 失落的信仰》: 

【探讨】“文如其人”这件事

苏纹: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相信“文如其人”这个说法的——作者欺骗不了TA的文字。在行文的时候,无论是人物塑造、剧情推动还是纯粹的场景描写,都会不经意带上作者性情和态度的影子。


这一点在文学大家、在著名的作者身上都十分鲜明。就像我们可以在李白的诗里感受到他生活态度的恣意潇洒,从鲁迅的杂文里感受到他对当时社会的悲怆和因这悲怆而生的责任感,从龙应台从张晓风她们的散文里感受到典型“文艺”气质的、柔软细腻的情怀——那样的人,一定是能够以虔诚又温柔的胸怀,去发现世间之美的人啊。


但哪怕不是什么大家,只是通俗小说作者、网络写手甚至同人文手,这一点想必也该是相通的。比如有的作者写的剧情带着想当然的天真单纯,看起来就有种不谙世事的感觉;比如有的作者文风非常尖锐冷厉,让人感觉TA或许比一般人经历过更多世态炎凉,对世界对他人抱有较为悲观的态度;最明显的就是,作者笔下的人物在叙述一些更深入的观点时——往往是对作者本身思考的映射。


反过来也一样。


当我们看到一篇典型的起点无脑后宫文时,作者必然不是一个非常尊重女性的人,不管他能用什么“小说只是YY而已现实不会啦”当借口——因为一个真正尊重女性、尊重自己伴侣的人,是不会在他的文字中处理得如此潦草的;当我们看到同人作者把恋tong、强X、隐性歧视、人身自由限制、同妻等因素只作萌点(或一笔带过)而未表达任何谴责,那么就可以认为TA心性还不太成熟了,不是年龄较小就是有些缺乏责任感;当我们看到类似郭敬明那样的“每个故事结尾都一定要营造HE的假象然后让主角突然全部死光光”来赚取读者眼泪的作者,那么TA自然就是一个典型的玩弄读者型写手,对写作这件事并无严谨和尊重的态度,只当作谋取利润或声名的工具,那么TA也就应该是一个缺乏职业素养和责任感的人了。(关于郭4这点,之前在写EC的爱慕者那篇长文时,有借人物之口探讨作家的涵义,也收到了大家很多反馈,很开心有那么多同样认真对待这件事的朋友们ww)




所以我一直相信这一点,偶尔也会思考:这种影射在我自己身上,又体现在哪里呢?


——我想最显著的一点就在于,大部分情况下,我写的故事哪怕是悲剧,最终也会让角色获得安宁。或许是历经千般磨难后终于风平浪静,或许是失去所爱后,能够从容而安然地怀念着、带着希望继续走下去。


因为我自己是一个非常乐观、心态平和的人,总觉得生活十分幸福,哪怕有一时的挫折,比起更多美好的事物而言,也就算不了什么了。


所以我笔下的他们,就算有一时的痛苦,终究都会回归宁静:那也是我的认知里人们终会走到的那一步。




然而近年间,各种“抄袭事件”的发酵后,我开始怀疑这种影射的有效性了。


——让我们来说说一个我曾经非常喜爱的作者,沧月。


最初知道她,是在初三的时候;现在我已经研究生毕业,真是很多很多年了啊。可以想象,在咱们的初中、那个还被龙日天和霸道总裁言情环绕的青春期,这个水平的作者简直是惊为天人。


我对沧月一直怀着一种......特别的尊重感。不是因为她有哪一本作品特别优秀,反而是因为其中比较不起眼的一部——《镜》系列的外传《织梦者》。


这个故事很特殊。特殊在什么地方呢?——这个故事,讲的是两位“织梦者”:她们把自己的心血凝练成文字,然后用文字刻画在天灾中早已陷落的大陆;通过这种方式,为大陆上死去的生命营造梦境,从而让逝者以为......自己还“活着”。


在故事中,年长的织梦者为了她的世界呕心沥血,并一直努力教导年轻的织梦者——不要随意左右他们的命运,而是尊重他们的选择。




这本书并没有精彩得让人多么欲罢不能,但是我见过的唯一一本,完全围绕着“作家的态度”在推进剧情的书。整个故事的核心,就是在告诉大家“身为作者要尊重笔下的人物”这件事。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对沧月一直抱有一种对创作者的敬重。无关技巧,只因态度——我想任何一个真正明白并认同这一点的写手,就算暂时不够成熟、也会成长到能打动读者的那一天——因为TA会用心对待自己的文字,那么总有一天,会将自己的感情投入TA的文字中,从而引起他人的共鸣。


直到有一天我听说沧月也爆出过抄袭。


我第一反应觉得难以置信。一个有这种水平、有这种态度的作者,怎么会做这种事?


我搜索了事件始末,最终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抄了。


抄得不多。抄的是她的九州同僚萧如瑟,只抄了几段话,但几乎完全一样。


我也看到了她对此做出的回应:承认自己是“借鉴”,也说“欠考量,应该提前跟萧如瑟沟通”,也说“未来不会停止对各种文章的借鉴参考”。


她避重就轻地承认了自己不是原创,往“熟人之间的借鉴”上靠,但说到底,没有真正端正抄袭后该有的道歉态度。


还是在聪明地打太极。




这件事确实让人挺失望的。毕竟,这是曾经非常喜欢的作者。


但更让我迷茫的是,“文如其人”这件事——还可以相信吗?


一个明白作家的内涵与态度的写手,一个能专门花一本书来描绘这种态度的写手,竟然连不抄袭这种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那我还可以相信一个作者的文字反映出来的、TA的态度和思考吗?


这可不是那种常见的、抄袭者的悖论。的确,每次有著名的作品被抖出来是抄袭,粉丝们都不信,觉得TA这么优秀,TA的故事这么动人,怎么可能去抄别人?但仔细思考之下,这勉强还可能说得过去——或许TA虽然人品不扎样,但依然有深刻的感情经历,或者读过很多打动TA的故事、积攒了阅历和经验,因此能写出感动粉丝的作品。也不是不可能。


但这个可不一样啊......


这个已经不仅仅是TA有过深刻的情感体验所以能写出动人感情的问题,而是TA已经明白身为一个作家应担负起的职业素养了啊!




所以,就如同上次谈过的女友粉的悖论一样,直到现在,这也是我心中一个没有定论的难题......


大家觉得呢?






-目录-

关于大学专业选择

Rofix:

拧开瓶盖和喝进嘴里是喝水时两个同样重要的步骤,就像高考和填志愿。虽然拧瓶盖更费劲,但我在生活中见到了不少高考成功却把水撒了一地的人。我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文字来避免我的读者重蹈覆辙。这次主要说专业。


首先是转专业悖论。转专业被看作是选错误专业的救命稻草,然而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批准转专业的第一个标准是“该学生在当前专业成绩优秀”。然而往往需要转专业的同学自己目前的专业学的都不是太好,而学得好的又没有理由去转专业。这就形成了悖论:最该转专业的学生却是最难转专业的人。使得不少学生被不喜欢的专业套牢,引发一连串恶性循环:专业上花的时间越多,换别的专业的沉没成本越高。到了考研和工作申请时,依旧会限制在本专业的方向,然后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不喜欢的专业上,以此类推,最后万劫不复。


如果还不确定自己最终的方向,最优的选择是选择自己擅长的专业,做感兴趣的话题。擅长的专业可以保证你一直成绩优秀,随时满足转专业要求,破除转专业悖论。同时因为擅长是客观的,兴趣是主观的。很多人在高中阶段对某一个职业的印象都是来自于书籍影视和媒体,并不是真实哪个职业的生活状态。我称之为科学家幻象。因为很多小朋友都想长大当科学家,想象出洁白的实验室里五颜六色的试管,和有趣精密的器材,背后的黑板上有复杂的公式和推导,你神情专注正在做实验。这就是通过各种电视剧小说中得来的印象,而这种印象与现实偏差极大。科学家大部分时间是在电脑上较为枯燥的做数据,而非生活大爆炸。医生,编辑,老师,工程师,记者等等,都不是人们平常想象出来的生活面貌,这些信息在高中无法获得,尽量去问做这个职业的长辈们,或者去实地参观,最差要去书店读大学的那个专业的教科书,看看是否是你想的那样。媒体都过度美化了很多工作,使得学生上了大学以后才发现,这他喵不是我想要的专业。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如果有“如果我感兴趣的和擅长的专业不同如何选择?”的问题,选擅长的。把你喜欢的方向作为话题。例如喜欢天文,擅长写作,就可以做科幻小说作家。


然而最可惜的是专业的滞后性。我称之为CD碟效应,如果你进入书店,依旧有相当多的教材附带CD碟片,虽然现在大部分电脑在至少五年前就取消了碟片插口。导致这些CD无从安放,只能扔掉。因为时代变化加速,而教育系统需要维持稳定。大学教育永远不能够及时的跟上时代。这是必然的,但作为学生个体不应该为此买单,否则也会被社会扔掉。基础科学占大学专业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这符合1977年的社会需求,但已经不符合今日。很多有趣的职业都没有大学专业与之对应,例如需求巨大的游戏设计职业,只有中传媒开设了相关专业。而真正开设给基础科学的工作岗位又少之又少,只有继续读博一条路。所以要对照现实中的工作来考虑对应的专业,而非相反。


如果实在拿不定主意,数学(统计)金融和计算机永远是万能的选择。毕竟这些专业能转换到任何领域,去任何公司工作。无论腾讯阿里网易bilibili,去哪儿都不牵强。


总之,专业选择并不是选择学科,也不是选择工作,而是选择了后面人生的生活方式,这才是终点。如果父母控制欲强的话自己要清醒,毕竟他们不会替你上大学,成人后都是你自己来承担,也不用帮他们实现梦想。另外关于艺术专业我之后会细聊。


至于大学选择,下次再说。






可以分享给需要的人

秋山又几重:

“我写rps小论文,我说加菲沉迷xing///爱无法自拔,我说卷是加菲仰望的白月光,甚至用生///殖 器辱骂演员这些都不能叫diss,即使这样你们也不能反驳一句或者说卷一句不是免得惹我不高兴。我就是我,我是不萌rps的清清白白好姑娘。” ​​​

带您走进@飞天小警卷(曾用ID“啪嗒卷小卷”),小号@鲷鱼杯面 的网络冲浪双面人生精//分现场。

1.起因是搜加菲又看到聚聚,单看微博聚聚说得并无不妥,那么您是不是就像微博上看起来这么云淡风轻岁月静好呢?
2.聚聚曾经用卷小卷的ID在wb和lof发过《沉船记事》的小论文,圈内小有热度。后来用小号又发了一遍,排版内容均一样。
3.聚聚说别人“也就在那上面(tsn圈)找点优越感了”,最后再甩锅骂加菲一句。不不不,您过谦了,优越感哪儿比得上聚聚您啊!都盖章演员xing 瘾点名加菲去仰望白月光还不敢造次了,试问tsn这个糊圈谁有这么厉害?

粉丝有私心滤镜重见怪不怪了,辣菜上升到其他演员的你家粉也真不少,言辞之恶意语气之恶心,别家望尘莫及。
知道您不喜欢加菲,您不提他求之不得。但是末了再在微博卖惨倒打一耙装白莲就相当令人作呕了。
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啊?
































声明一下,我不是凹粉,某些人别自己洗不干净就顾左右而言他。全文我没提凹卷或者凹菲一个字,急吼吼的自我代入什么呢?逻辑死?








https://m.weibo.cn/1343902787/4248630824991647











【锤基】神的恩赐(使女AU ABO NC-17 指挥官锤x律师/男ji基)6.5更1

兔兔蘑菇花朵:

使女的故事AU 本人超爱这个梗 感觉极度适合ABO爽虐文


但是!这次不搞大设定! 大长篇!这篇应该是五六次更新以内可以完结的中短篇!虐文喜爱者自high一下就算了的产物


sy也会同步更

下面给没看过这个美剧的小伙伴简介一丢丢:
自/由/民/主/的国家被集//权政//府推翻,因为生育率极低,能够生育的平民女性被政府安排去贵族指挥官家里生孩子,这些女性被起名叫“使女”。在文中是omega被集中管理。在电视剧中,有反抗心理的女性被抓到之后不去生孩子,而是去辐射区做苦力或者去做ji/女。

本文在这个基础上加一点私设:
odin作为集//权阿斯加德的推动者被其他指挥官推选为“圣父”,就是国家最高象征,所以文中Thor才被称为“圣子”,但“圣父”不是继承制,而是选举制。还有一个是父辈如果对国家做出大贡献,儿子可以当官。文中Thor和Fandral都是指挥官但他们并没有直接参与集//权政//府推翻自/由/民/主/的政//变,而是政///变之后靠爹当官。

被迫卖x基注意!可能会有路人x基的侧面描写 不接受这种设定千万不要往下看!!!!!!

ABO 怀孕并且流产提及

前期Thor可能会让人产生欠揍感,包括Fandral,毕竟集//权社会指挥官,多少会有ooc,后期会是反抗的集//权的正面设定!

HE结尾!


-------------------


01


“最近怎么样?”Fandral看着sif和jean的背影消失在客厅的门廊边。

“马马虎虎。”Thor将手中的刀叉放下,拿起旁边的酒杯,“你怎么样?”

“差不多吧,”Fandral将腿上的餐巾放到桌子上,“你知道那些人总是觉得我不够虔诚,说的好像自己是中世纪的苦行僧一样。”

“深有体会,那些commander们。” Thor咽下红酒,对Fandral的话表示了赞同。

“哈?”Fandral的语气带着点儿惊讶,“你可是‘圣子’。”

“同时意味着,我跟你一样,是靠老爸混得一席之地的。”Thor接着Fandral的话解释道。

“好吧。”Fandral不再纠结这个话题,他的目光瞥向门廊,沉默了一会儿才再次开口,“你和jean怎么样?”

“就那样。”Thor喘了口粗气。

“怎么?性//生//活不和谐?“Fandral看着好友垂头丧气的样子,突然来了兴趣。

“那叫‘仪式’Fandral,注意措辞。“Thor皱着眉说到,”每个月在她预测的排卵日搞//一次,如果你问的是那个的话。“

Thor的话把Fandral心中八卦的小火苗瞬间浇灭, “时代不同了。 “他说。

“这不是你该说的话,哥们,你和sif情投意合。“

“现在‘情投意合’可一分钱不值,我和sif快要到期限了,三个月,如果还不行,他们就要安排使女过来了。“这次轮到Fandral叹气了。

“那你可得加油了。“Thor心不在焉的安慰道。

“不要说我,” Fandral看向Thor,“说你,鉴于目前的情况,也许你得试着了解了解你的妻子,又或者你是打算耗干时间,等着跟使女谈情说爱?”

“我们非得说这个话题吗?”Thor有些无奈的看着Fandral,“你知道我的问题,只是现在连个能发泄的地方也没了。”

“不是吧,Thor,” Fandral看着Thor的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好几年的时间,又经历了这么多事,你还想着那个一声不响就突然消失的人?而且他非常有可能谋杀了你的孩子,如果放到现在,那可是大罪。”

“那会儿不是现在,”Thor看起来有点自暴自弃,“我试着和别的人交往也试着了解过jean,但是,”Thor长叹一声,“没人能和Loki相比。”

Fandral端着下巴轻微摇了摇头,当年这个Loki突然人间蒸发,Thor连续几个月过的像个死狗,直到一年多以后才慢慢缓过劲儿来,开始试着接受别的Omega, “等会儿,” Fandral想到Omega,又突然想到Thor刚才说没有发泄的地方, “你不会还不知道那个地方吧?”

“什么地方?”Thor一脸茫然。

“哦,老天,你真的不知道,‘伊甸园’啊。” Fandral一脸“你怎么什么也不知道“的嫌弃表情。

“什么东西?你说人话啊。”Thor从茫然变成懵逼,不懂Fandral到底在说什么暗语。

“给上层阶级开的地下酒吧,” Fandral解释道,“政府经营,上次Commander Pericles带我去过,怎么样?要去看看吗?”

Fandral说是酒吧,但Thor能想到那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我倒是可以,不过你确定sif同意你去?”

“我是真的去喝酒,” Fandral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那这么说定了,今晚十一点,我让我的司机开车来接你。”


Fandral来的非常准时,但路上花费的时间却不短,等他们经过几个检查站并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钟了。

“好东西值得等待不是么?” Fandral说到。

他们从装着防弹玻璃的奔驰上下来,Thor抬头看了看这栋高层建筑,这曾经是一间酒店,非常豪华的那种。门口穿着防弹衣端着长枪的门卫恭敬的为他们打开大门。经过一小段灯光昏暗,并不太长却站了十几个警卫的小走廊之后,Thor再次通过一扇门,进入了这个新时代的声色场所。

“欢迎来到旧世界,” Fandral凑近Thor的耳边低于道,“先去喝一杯热热身?”

Thor在吧台点了一杯龙舌兰,然后背靠着吧台开始观察这里。真的就如同Fandral说的那样,这里和从前的酒吧基本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要更加有秩序又更加淫//靡一些。衣冠楚楚的长官们,高级的西装和闪亮的皮鞋,没有大声吆喝的青年alpha,让这里显得如此的有序。但相反的,那些衣冠不整的Omega们,微醺的面庞和弥漫开来的,并不太强的信息素的味道,又让这里充满了淫//靡的气息。

“这些Omega,我以为除了贵族,所有的omega都去做使女了。”Thor问着身旁的Fandral。

“哦,是所有‘干净’的Omega去做使女了,这里都是不虔诚并且有前科的,” Fandral解释道,“那个棕色头发的小美人,”Fandral冲一边的沙发抬起头,示意Thor看过去,“之前是大学里的教授,职称很高的那种,公开反对过现在的政权,罪大恶极应该处死是不是?但他们怎么会白白浪费一个皮相甜美的Omega呢。”

Thor看向Fandral说的那个Omega,棕色的卷发和深蓝色的眼睛,哪怕在这种地方也能看出带着一点点书卷气,确实非常甜美。

“照顾好自己,老兄。” Fandral拍了拍Thor的肩膀,端着酒杯走开了。

Thor换了个姿势继续靠在吧台上,说实话他不太适应这样的情况,被迫的服从,有点儿让这本来应该很快乐的事情失去了味道。在这里,没有热情的Omega会主动带着笑容上来打招呼,所有的长官都会自己去寻找目标,这些长相漂亮的Omega,和一头头待捕的牲畜也没有什么区别。 

Thor扫视了整个酒吧,好吧,确切来说应该是免费的ji//院,想着自己也许这一晚上大概就是这样喝点酒然后等Fandral结束了。在他有点儿后悔答应Fandral来这儿,并且刚刚准备转身再点一杯酒的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一个坐在单人沙发里的身影上。那是一个大半个身子都背对着Thor的侧身,Thor只能看到他微卷的黑发,白皙的后颈,和明显要比一般人更为挺翘的鼻梁以及上扬的睫毛。

Thor几乎是屏着呼吸走过去的,然后他看见了非常想念,却又不愿在此刻看到的人。

坐在沙发上的人一早就看到了Thor,见到他走过来也是波澜不惊,毫无变化,只是用他透着寒意的绿眼睛向上瞥了一眼Thor。反倒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长官不淡定了,他的官衔远没有有着“圣子”头衔的Thor贵重。

“Commander Odinson。”那人有点儿战战兢兢的站起来同Thor打招呼。

“Commander Ford。”Thor头都没回的说到。

叫Ford的人明显很会察言观色,“如果您不在意,那么我先失陪了。”Ford拢了拢外套快速离开,毫无遗憾的把眼前才讲了十分钟话的美人让给了Thor,开什么玩笑,当然是性命重要。

Thor做到了Ford刚才坐过的单人沙发上,沉声道, “Loki。”

Loki同刚才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换了个姿势,悠然的吐出烟雾,在迷乱而又朦胧的空气里开口,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Commander Odinson。”



【锤基】神的恩赐 2(使女AU ABO NC-17 指挥官锤x律师/男ji基)开车!

兔兔蘑菇花朵:

2.




Thor没有回答,他阴沉而又无措的看着对面的Loki。而被看着的Loki还是那样慢悠悠的抽着烟,他看起来游离又放松,就像是工作一整天之后终于可以喘上一口气的样子。


 


Thor不太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情绪来面对Loki,像是与失散多年的亲人重聚那样的激动关切?又或者是像被抛弃的前男友那样带着怒气质问他为什么突然一走了之并且多年不再出现?他有太多话想对他说,现在却像是失语般全部卡在喉咙里。


 


“我想和你谈一谈,私下里的。”Thor终于开口。


 


“那你需要开一间房,Commander Odinson。”Loki把抽完的烟怼到皮质沙发的扶手上,那里瞬间被烧出一个洞。




Thor扫视了一圈也没看到可以通向别的地方的出口,他有些为难的再次开口,“好吧,在哪?”


 


Thor的问题似乎终于能让Loki集中一些注意力,他把眼睛从沙发扶手上的黑洞移到Thor的脸上,但很快的,他再次移开了视线,“你是真的忘了这儿,”Loki停顿了一下,“那里,钢琴旁边的那幅画。”




Thor顺着Loki的话看过去,刚好看到有人推开那幅镶着金边的巨大画框。等到Thor离开昏暗的酒吧,进入金碧辉煌的大堂时,他才意识到Loki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他来过这里,在这还是一个真正的酒店的时候。那是Loki的生日,并且刚好赶上他打赢了一个官司,Thor包下了这座酒店,就在这个大堂里,装点了那么多的气球、鲜花和彩带,甚至差一点儿把那盏巨大的水晶吊灯打碎。


 


“时代不一样了。”晚饭时Fandral的话蓦然在Thor脑子里出现,他轻叹一声,向服务台走去。


 


“总是那么受欢迎。”


“当然了,我还不想去辐射区惨死。”


 


Thor走过去的时候听到坐在服务台里面的beta正在同Loki说话,而看到他的beta立刻停止了对话,站起来向他问好,“CommanderOdinson。”


 


Thor点头示意,然后伸手揽过Loki的腰。他是下意识的这么做,在听到那句 “很受欢迎”之后。就好像这个动作除了宣示可笑的权力之外还能有其他作用似的。Loki的体温透过薄薄的丝制睡袍传到Thor微凉的手中,他这才突然想起来从前Loki并不喜欢他这样搂他,因为这让他看起来像个软弱的Omega。但是此刻Loki非但没有表示不愿,还顺势向着自己这边靠了靠。


 


 


“所以你为什么在这儿?”Thor一进入房间便开口问道。如今这个遍布监控、眼线和随时会被举报的制度,人人都得加以防范。


 


“为国家服务,”Loki靠在窗台边,已经喝掉一杯威士忌了,“为像你一样的commander们服务。”


 


“我和他们不一样。”Thor看着Loki无所谓的样子,咬着牙说道。


 


“我知道,”Loki依然没看Thor,他为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你是Odinson啊,commander可以有很多,但是‘圣子‘只有你一个。”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Thor逼近Loki,带着些怒气的把他左手的威士忌瓶子抢过来砸在地上,“我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你应该可以离开的。”


 


Loki没说话,他抬起右手的酒杯喝掉一大口,透过质地细腻的玻璃杯瞥见Thor紧皱的眉毛,然后他将剩下的半杯酒泼在了Thor的裤子上。


 


“真是不好意思,Commander Odinson,我手滑了,“Loki盯着那片酒渍,”如果您不介意,我可以帮您换下来。“


------------------------


车走wix


https://316277879.wixsite.com/xianggu/single-post/2018/06/06/2

三脚龟:

一个傻吊锤基521小漫画……

原型见P3、P4(动图流量注意),就是那对著名的锤基兄弟喵喵(我也想要……想要……想要猫……)

据说520要向女生表白,521则向男生表白,祝福各位锤基girl们都能成功睡到男神!

三脚龟:

一些关于复联三锤基的吐槽……

剧透注意&草稿儿童画注意……

最近猝不及防的刀子吃得有点多,整个人都丧丧的……

薄情歌

四十里河:

人物原型有好几位。真真假假,故事当然是编的。


 


 


艺术家已经快忘记了自己的名字,因为太久没有人叫起了。众人开口闭口皆称:老师。


这有点无趣,不是吗?


他早些年做讽刺喜剧,走在路上常被中年女士认出,拉着他的手一口一个Robbie,还算是有些人情味。到如今,演对手戏的年轻演员,诚惶诚恐地站在他旁边,趁摄影师调设备,小声问他:老师,您看我下场戏这么演行不行?


青春、活力、热情,这孩子带着一大堆头衔拼了命才站到这个位置上。 


他顿觉乏味了。年轻人明明知道该怎样做的,又何必问他,何必呢? 


他笑道:“Tony, 我们脚灯社现在是越来越棒喽。”


年轻人听出是在夸自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有几分天真,“还好啦,您和Mr. Idle才是我们后辈的偶像啊。我做社长的时候,经常想起Mr. Idle当年进行的改革,还有您,我能得到这个角色还是因为吸收了您的表演风格呢。”


年龄增长带来的一件更无趣的事:人们总是把他和Eric相提并论。


他只好接着聊下去:Eric还好吧?


“好着呢,他还在教英国文学,很难选到他的课,我有幸上过一学期,教室里粉丝比学生多。他还经常来指导我们的表演。”


“那也正常。Eric人好,风趣幽默,知名度又高,很受欢迎的。”


话题由此转移到人人都爱的Eric身上。原来光彩夺目的小学弟根本就是Eric一手带出来的徒弟。想到这里又有些荒唐,艺术家甚至想问,是不是Eric派你来的,最后还是算了。


拍摄过程很顺利,年轻人作为新人能有如此表现算是超出大家的预料了,结束的时候全员开始鼓掌。


这场面艺术家见过,可也不多见,好多年前的事了。 


那时候他也刚刚入行,自己写稿自己表演,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新人。有一天对戏的演员没有来,导演临时抓了Eric上台,一进入状态,大家就被他迷倒了,似乎只有掌声才是最合适的收场。


Eric就在聚光灯下笑着,搂着他的肩膀,对他讲,“Robbie,笑一笑啊!”


于是两个人一起鞠躬,摄像机定格下这个画面。多年以后参加的访谈节目,这张照片出现在大屏幕上,下方配字:大师的处女秀,一段伟大友谊的开始。


他看了都发懵。主持人还不依不饶地问他这张照片拍摄时的情景。他开玩笑:“原来我们以前那么好看啊。岁月真是不公平,为什么Eric那老混蛋现在还是这么漂亮?”


台下哄堂大笑,综艺效果极佳。


“不过字幕打错了,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


在剑桥念书的时候他比Eric高一届,也巧,Eric进入脚灯社随机抽到的稿子正是他写的,他承认,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能把这一段表演得更出色了。


Eric八面玲珑,到了任何一个新环境都能如鱼得水,慢慢就变成了社团核心之一。到了换届选举,社长将在他和Eric之中产生。 


他听见过老社长在楼梯口跟Eric谈话。老社长说,Robbie的性格太固执,做了社长怕是没人能说得动他,你更合适。


Eric沉默了片刻,说:“选Robbie吧,我无心于此。”


老社长惜才,几乎是发怒了:“那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很优秀?才华是易耗品,你想白白耗尽吗?!”


老社长怒气冲冲地走掉了。到了选举的那一天,Eric比他多一票当选,老社长还是投了Eric。 


Eric跟社团里每一个人都熟,上台做就职演说,下面满堂喝彩。最后拉他上台,Eric郑重其事道:“以后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和跟Robbie说都是一样的。同样,Robbie说的话跟我说的话都一样重要。”


底下有人喊:知道你爱Robbie啦!


他侧过头看着Eric,试图在这张完美的脸上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没有。Eric的表现无懈可击。


爱是什么样子的呢?他在那些小品里演和妻子拌嘴的男人,演追求女孩子的小男生,演被女友抛弃的可怜鬼。但他其实不了解爱情。


当时的女友告诉他,不管爱情可以有千万种模样,只要幸福,就是对的。


Eric有女朋友吗?似乎有一个,似乎分手了?或者他喜欢男生吗?也好像听说过他和哪个学弟的风言风语。艺术家发现自己一点都不了解Eric,不过那也不重要了。


毕业后艺术家按计划进入演艺圈,Eric却一声不响地跑到了非洲。等他回来的时候,艺术家在BBC一档节目里扮演了一个固定角色,也写剧本。Eric偏要加入,摄像,后期,动画,什么都做。


他这时候才领悟到老社长对Eric的良苦用心。他约Eric出来吃饭,差不多也是喊出来的:“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份表演的工作?你的天赋在表演上,不要再做这些事浪费时间了!” 


Eric在非洲晒得黝黑,笑起来一口大白牙,“我喜欢呀,Robbie.”


他一时气得没办法思考,差一点拂袖而去。不过说到底,这也是Eric自己的事情,别人说的都不作数。 


艺术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愿意搭理Eric,两个人的关系一度跌至冰点。后来艺术家结婚了,权衡之下也辞了这份工作,搬去另一个街区。


没想到Eric也跟着过来了。


“还没祝你新婚快乐,Robbie.”


他明白这样不太礼貌,可还是没好气地说,“呦,原来你还认识我啊。”


“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Eric说得很温柔,倒显得他无理取闹。 


他有些不好意思:“你在这边打算做什么?”


“老样子,后期,摄像都可以。”


“你……”


Eric总能轻易地把他气得说不出话来,眼看着年龄要奔三十去了,居然还在闲逛。他讲话愈发不客气,“好,你追求你的自由生活,别总出现在我面前行不行?当年想把社长让给我,我参加的艺术节你一定要参加,现在我换工作你也跟着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话是说重了,谁也不愿意点破。气氛尴尬,他只好转身走了。


听见Eric在后面说,“我喜欢呀,Robbie.”


也不知喜欢的是哪件事。


再后来,就是Eric被导演挖掘名声大噪。他们俩一起拍了一档新的电视剧,创作表演全部亲自操刀,好评如潮。


私下里,敏感问题不谈,还能做朋友。


双人秀结束以后,Eric去做了一档新节目的主持人,不久之后便家喻户晓。他却很难在创作中得到快乐了,财富金钱的到来让人迷茫,他想做出些改变。这时候,得知妻子和一位导演出轨了。


他那美丽大方的妻子,告诉他这个消息时甚至不感到羞愧。六岁的女儿问他,“爸爸你和妈妈为什么要分开?”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抛开一切去旅行,环游了大半个世界。两年以后回国,倒是打开了绘画的大门,万幸那些画作还有人愿意欣赏。


Eric去了他的画展,感慨道,“我已经陷入铜臭的生活了,不像你,活出了新境界。”


他也只是笑,似乎已经和过往和解了。


随后他接了一个角色,真正让他变成了大师。Eric则去做了大学教书。


他们已经不再为彼此的选择指手画脚了。


拍摄结束,年轻人走过来说,“前辈,可不可以留一个联系方式?”


他同意了,撕下一张纸等待年轻人写下住址,年轻人报给他一个电子邮箱。 


他笑自己快被时代淘汰了,年轻人不明所以,也跟着笑。


这种乐趣也只有老年人能体会了,他一时兴起,第二天就跑到剑桥找Eric吃饭。


Eric没有多惊讶,看了他几眼就说,“见到Tony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


“我认识你多少年了?你每个表情我都知道什么意思。Tony的表现还好吧?”


“何止还好,简直有你当年的风采。”


“难得听你说一次当年。”


艺术家突然注意到Eric头上的白发,老了,也是老了。


“我一直不敢想过去,害怕发现自己错过了什么。我以前不想认输也不愿出错,所以装作没看见是最好的选择。老了,愈发觉得对不住你。”


Eric微笑着,可眼睛里似乎有泪光在闪,说出那句话就还是几十年前的样子。


“我喜欢呀,Robbie.” 


两个老人望向彼此,恍惚间已过了半世。


 




 


the end


 


 


 


不要问原型是谁,我是不会说的!